琳杳歌

【维勇】第7.5集 给你的惊喜

剧情紧接第七集,官方让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开着小破车缓缓发动,几乎没怎么开过车,全文不足之处请各位太太们见谅。

俄罗斯流氓醉酒之后强上什么的,请自行脑补……跪地感谢,呜呜呜,请一定不要吐槽我的渣H,我已经自我吐槽很多次了,我不太会写还是想写,OTZ。

 

 ==========================================

 

 

  中国大赛,披集获得了首个优胜,我超越克里斯,获得了银牌。

 

  胜利的喜悦让我在采访时信誓旦旦地说出会在下一场俄罗斯大奖赛中取得好名次一举进入决赛的宣言,维克托笑着接话。

 

  “接下来的俄罗斯大赛勇利肯定能取胜然后进入决赛的,我很期待作为教练去俄罗斯呢。”

 

  相比之前采访维克托夸下海口让我倍感压力,生怕在之后的比赛中发挥失常让观众失望,这次我看着维克托心中没有了过去的害怕和恐慌。

 

  【拜托了,就算全世界包括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会成功,只有维克托,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会成功,就算是骗我也好,不要离开,待在我的身边啊!】赛前痛哭的记忆还清晰的在脑海中,直白的说出内心想法后,反而放松了很多。

 

  或许是维克托在表演后的那一个吻,让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我发现在我表演时,我再也无法抑制去想维克托。

 

  想要维克托惊讶,想要维克托的赞美,想要维克托的承认。即便在一开始便告诉所有人,这个赛季表演的主题是“爱”,如今的我发现,兴许一直以来我和维克托之间师生关系的羁绊被我用“爱”所称呼的情感,正是我心底不敢透露出的真爱,对恋人的爱。

 

  我喜欢维克托,从小便表露无遗,在和维克托有了亲密的接触后,不想让他离开我的情感在内心不断的积淀。

 

  我爱他。

 

  只是一个亲吻,带给我的喜悦几乎让我兴奋的哭泣,我紧紧地抱住维克托,祈祷上天能够让他永远在我的身边。

 

  想要从全世界的人手中,抢过维克托,让维克托只属于我一个人。我把自己的爱深埋于心底,不再害怕未来的比赛。

 

  就让维克托的眼底全是我的身姿吧,请永远别移开看我的视线。

 

  ……

 

  “勇利,我们一起去庆祝吧!今晚不醉不归!”采访完后的维克托拉着勇利一路来到了高级饭店,翻开菜单后,快速直接点了三瓶酒的举动,让勇利整个人都惊呆了。

 

  “等等,维克托,这里的酒不便宜吧,还有三瓶也太多了!”

 

  “今天我请客,勇利只要吃和喝就可以了。”维克托豪气的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拿在手上挥了挥。

 

  维克托和勇利被安排的位置是靠窗的双人桌。饭店中的人并不多,视线扫视不难发现一对对情侣正边吃边说笑。勇利看向窗外,远处的高楼灯光点点,转头看向前方,维克托正托着腮视线盯着自己不放。

 

  餐桌上被精心摆放的蜡烛与玫瑰像是给恋人所特别准备,相对而坐的两人让勇利莫名了有了情侣约会的感觉,脸颊浮上一丝红晕。

 

  第一瓶酒被送上,侍者开瓶为两人倒酒后,静静离开。

 

  拿起面前酒杯,维克托对着勇利举起。“那么,第一杯,庆祝勇利这次比赛成功拿到第二名的名次。”

 

  将手中的酒杯和维克托手中的酒杯相碰,勇利看着小口小口的喝着,对面的维克托则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舌头舔弄过嘴唇,将嘴边残留的葡萄酒带入口中。

 

  将维克托的动作全部看入眼底的勇利,看着维克托色气的动作,还未喝下整杯便感到了些许醉意。

 

  “勇利,你喝的也太慢了。”将自己的杯中再次倒入葡萄酒,维克托拿着酒杯,帮刚刚喝完的勇利再次满上了葡萄酒。“庆祝的话,喝一杯怎么够,至少喝三杯!”

 

  回想到之前在火锅店喝醉酒之后把店当做自家温泉旅店脱个精光的维克托,勇利坚定了要是维克托一喝醉要脱衣服就强行把他带走的决定。

 

  不过眼下,喝着酒微醉的维克托充满色气,让勇利几乎挪不开双眼。陪着维克托一杯一杯地喝着,勇利有意控制着自己的饮酒量。

 

  第二瓶酒被喝了个干净,维克托伸向桌上的第三瓶酒。“服务……员。”

 

  “好了,维克托我们回去吧,剩下的带回去喝好了。服务员结账。”将喝着已经醉了的,维克托从座位上拉起来,把他的一只手架在了自己肩上,勇利右手拦住了维克托的腰,将其带回酒店。

 

  “我没有醉啦,勇利,明明已经比赛结束了,多喝点庆祝……”

 

  扶着维克托终于回到了酒店,勇利艰难地用房卡打开房间后,让维克托坐到了床上,脖子被勾住,向后倒下的维克托带着勇利一起倒在了床上。

 

  “勇利……还没有给你约定的礼物呢。”翻身将自己身上的勇利压倒身下,维克托用额头顶住了勇利的额头。“比赛前说好的,如果勇利表现的好的话,会给你奖励的。”

 

  说话间,带着酒香的气息萦绕在两人的周围。勇利紧张的说道:“维克托,已经给了不是么。”回想维克托那个令自己惊讶的吻,勇利还是无法停止内心的波澜。

 

  勇利在赛前哭泣之后,维克托和他约定若是成功表现会给勇利惊喜的礼物,那个在赛场上的亲吻足以让勇利沉醉于其中。

 

  “哦?就只是那样?勇利的话,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哦。”低头轻咬住勇利的耳垂,维克托一只手撩起了勇利的衣服。

 

  “维克托,更多,拜托了,再亲我一次吧……”搂着维克托的手,紧张地抓住了他的衣服,勇利涨红了脸说道。


车厢

评论(18)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