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杳歌

【维勇】幕后花絮 6

1 2 3 4 5 6 7 8

勇利影帝,维克托退役花滑选手娱乐圈新人,共同出演《冰上的尤里》设定。

【6】

 

  花样滑冰从成年组到青年组最大的差距是在体能的变化上,身体在快速发育的那段时间,肌肉迅速形成,身高也可能一年就窜了好几公分。

 

  胜生勇利并没有进入成年组参加比赛,练习用的青年组时编舞在难度上远不如成年组的难度,也正因为过程中没有消耗太多体力,勇利才有了想要挑战四周跳的勇气。

 

  维克托是世界花样滑冰的冠军,在他面前要是表现的太差说不定会被取笑,勇利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会觉得自己是个学了花样滑冰不久的新人,对方都这么觉得了要是不好好表现刷新对方心里的印象,勇利觉得实在对不起自己年少时教自己的花样滑冰老师。

 

体力足够、心里准备完成,勇利决定先尝试4T,在滑了差不多的时候,跳跃转身。圈数够了,但是落地的时候不稳差点要摔所以手碰了下冰面借了力,比想象中的要好多了。

 

   胜生勇利在跳之前就做好了摔的心里准备,在维克托面前不试下四周跳就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圈数够手触冰的结果让勇利心底找回了一点自信。

 

  “还可以么?维克托。”结束了动作之后,胜生勇利停下步伐看向维克托。

 

  对方笑着鼓了鼓掌说了句:“比想象中的好了很多。”

 

  “我知道自己离世界级估计很远,不知道我这个水平大概怎么样?”

 

  “要我说实话的话,勇利,你这个水平大概是对手全发挥失误才能勉强挤进总决赛,并且肯定只能拿个凄凉的第六的水平。”维克托无形中给勇利插了一把巨刀。“话说编剧设定主角最后居然拿了冠军呢,我觉得剧本不错但是现实中拿冠军果然还是……勇利现在的水平估计要是拍出来被花滑界的看到要耻笑的吧。”

 

  浑身被插满了flag,胜生勇利背后低气压几乎肉眼可见。距离正式开拍还有一段时间,剧本明确写的结局是勇利扮演的角色会获得世界花样滑冰的冠军,维克托参与拍摄肯定会带动花样滑冰粉丝们的观看,这要是没好好表现好,自己影帝的招牌很有可能被砸啊。

 

  “对了,和勇利说一下,因为剧本里写的主角会多种四周跳,所以我在编舞的时候放进了不同的四周跳类型,要是勇利一个都跳不起来的话还真是糟糕呢。之前听优子小姐说,你的公司正在帮你疯狂物色替身演员,优子小姐还特地问了我有没有推荐的人选。真失望啊,我一开始喜欢上勇利是因为电视剧,不会我喜欢上的人是勇利的替身吧。虽然如果勇利实在跳不起来的话,我都可以穿上服装只拍脚步动作的话不太容易穿帮……”

 

  “我会自己跳的!”勇利打断了维克托的滔滔不绝。“在正式开拍之前,花样滑冰这件事还请拜托你了。”勇利对着维克托90度鞠躬,维克托看着勇利的发旋沉默不语。

 

   在成为影帝之后,勇利就很少求人了,面对维克托能没有丝毫犹豫的请求,兴许是自己幼时的崇拜导致。要是维克托在勇利进入成年组之前成为他的教练的话,兴许勇利的人生轨迹就会驶向完全不同的方向,但这些话现在说出已经毫无意义。

 

  “Amazing,勇利,让我看到你的魅力吧。在电视上看到就会深陷其中的魔力,疯狂的想要看到真人的欲望,用花样滑冰征服全世界的观众吧!”没有什么比看到全力付出的勇利更让人兴奋的事情,能让维克托这个花样滑冰选手特地从俄罗斯赶来担当剧组的理由只是因为胜生勇利这个人的存在。

 

  优子告知维克托要帮勇利寻找会花样滑冰的替身让维克托对勇利好感度下降了很多,如果辛辛苦苦来教会了勇利跳花样滑冰,最后拍摄中还是让替身上场的话,维克托脑海里甚至有了即便好好教会勇利也没用的感觉。

 

   “勇利,你会自己上场跳的对吧,和我定下约定吧。不要用替身,我只想看到电视上勇利的表演,一次失败的话多跳几次剪辑就可以,好歹我也是拿过冠军的,如果我教出的人还不如替身也太糟糕了。”

 

   “我知道,维克托,拍摄时花样滑冰部分我会亲自上场的。”勇利站直了身子,手指拂过脸上的刘海,顺势就将碎发向后推起。只要没有刘海就会增强气势,深知自己这一特点的勇利在和维克托对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做了这个动作。“不过……你让我完全不用替身,估计做不到。”勇利想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

 

  “剧本里面的主角是易胖体质,写主角身体上都是肥肉,我实在做不到啊。”主动把上衣撩起了一小块,露出没有丝毫赘肉的腰间,勇利试着掐了掐肉无奈的说:“剧本上一撩开衣服就露出肥肉的场景,就算我有勇气尝试增肥个20斤,公司也会拒绝的。”

 

   想象了一下面前的勇利长胖了20斤变成了一个球的样子,维克托摇了摇头赶忙把脑海中可怕的想象图给甩到脑后。看来拍戏的时候,替身还是需要的,勇利能保证自己亲自上场表演花样滑冰这点就让维克托很满意了,维克托决定认真的好好当好勇利的老师,让他的水平能真的达到世界比赛的水平。

 

  投入训练之后,维克托和勇利都没有注意到时间的快速流逝,山田奶奶来叫吃中饭的时候,两人才停下了训练。

 

  “不知道维克托你吃不吃的惯我这边的饭菜,这饭菜是我老头子烧的,咱们这边没有什么精致的好菜,都是家常菜,这青菜是我们自己种的,外面买可能还打农药,我们自己吃的绝对没有打过药,看你这孩子的体型要吃不少吧,这次给你准备的特别多,不够还有你要是还想要的话和我直接说……”

 

  山田奶奶夹杂着地方语调的日语一个词一个词的从嘴里说出,手里拿了饭勺在维克托还没听懂的时候就往维克托的饭碗里又加了一大勺饭。

 

  求助似的把视线转向勇利,勇利似乎理解到了维克托此刻的心情。虽然维克托会一点日语,但是和优子和勇利交流的时候大多用的是英语,之前山田奶奶只是最简单的打招呼问名字维克托还能听懂,现在这夹杂着乡音的大串词句让维克托根本就不能理解。

 

   作为维克托担当教练的报答,勇利好像发现了能够教维克托的东西。

 


评论(25)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