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杳歌

【维勇】巅峰时刻 16(ABO)

 1-2、 3-4 、5-6 、7-8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23、24

开car番外:极致巅峰

 

【16】

 

报名成功的提示来的很快,兴许是之前就已经提交过资料的缘故,勇利不多久后就收到了通知。

 

他是Omega的身份明确的标识在了通知单上,在光网上Omega可以对别人隐藏自己的身份,但到了真参与重要比赛的时候,身份标识还是无法隐藏。

 

通知单最下方写明了胜生勇利的同伴是情侣关系的维克托,明晃晃的情侣两字放在眼前,大龄Omega第一次有了情侣,心跳加速的同时还有些害羞。

 

“报名都报完了,我们下线约会如何?”

 

勇利听到维克托说的内容,侧过头看他,视线与维克托对上后又不禁撇到了地上。当初说线下见面是为了拍照,现在拍好照片也成功报名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勇利没想过,本来是打算今天的目标完成后直接回学院里。

 

勇利逃开的眼神让维克托有了不妙的预感。“勇利,这可是我们第一次那么亲密的见面,你不会已经要回学院了吧。”

 

老家离学院很远,勇利是住在了学院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一般很早就会返回学院。维克托的意思是下线约会,可勇利也不知道所谓的约会要玩到什么时候。

 

沉默了几秒之后,勇利才问:“你想什么时候送我回去?”

 

这句话问的很是微妙,维克托内心猜测勇利是拒绝约会的意思,还是邀请他随便做什么?内心闪过干脆请勇利到家里做客的念头,下一秒他毙掉了这个念头。为了显示足够的绅士风度维克托也只能说:“我们就吃个饭之后我送你回学院?”

 

见勇利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维克托下一秒就后悔。他应该让勇利陪自己的时间更长些,离天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话都说出了口,只能等勇利吃完饭再看看有没有机会了。

 

维克托下线前,勇利拉住他。“尤里呢?吃饭不带上他么?”

 

维克托和勇利光网训练、报名的时候,尤里就彻底消失了,当惯了当Omega学院的教师,勇利走前第一反应是Omega此时的状况。

 

“尤里奥他自己去训练了,饿了他自己会吃东西的,勇利我们两个人去吃饭吧。”

 

“维克托。”勇利摇了摇头,“走之前和尤里说下,未成年Omega学生是不能擅自来光网训练场所的。别放尤里一个人在这里。”

  “唔,尤里已经成年了啊。”维克托见勇利似乎不满,只得改口:“好吧,是刚成年。”

 

  “勇利还真是一个好老师。”打开光网的好友名单,维克托联系尤里要求进入他训练的房间,得到同意后和勇利一起见到了尤里。

 

   发觉维克托到了,尤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此时尤里拿在手上的是一根看上去分量不轻的棒球棍,他的前面还有个吊起来的沙袋,勇利几乎都能猜到在他们抵达之前尤里用手里的棒球棍一下又一下的砸着沙袋。

 

  “嘭。”尤里狠狠的踹了面前的沙袋。“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么?”他察觉勇利的视线在自己手里的棒球棍上停留了好几秒,立刻炸毛挥舞着手里的棒球棍气势汹汹的向勇利走了过去。

 

  Omega学院里担任尤里所在班级光网战斗的老师是伊莎贝拉,教的战斗方式就是意识体凝聚成盾牌,这让尤里嗤之以鼻。只能用盾牌保护自己在尤里看来太没用了,不能换老师的情况下只能在光网上自己学习,还不得不低声下气的要求维克托教自己。

 

  为了能多学点东西,尤里已经把勇利的上课课表拿到后给了维克托当代价,维克托用接他的名义来接勇利他也同意了,最让尤里没想到的是一直在光网上挺欣赏的“EROS”居然就是学校里的胜生勇利老师,并且还是维克托打定主意要追的Omega。

 

  想到被维克托追着让他确认胜生勇利到底有没有在发情期,一个人跑到教工宿舍四下张望还被院长发现的经历,尤里就觉得气炸了。

 

  尤里现在的武器是棒球棒,本很想凝聚成刀、剑之类的武器,因为现实中Omega根本无法轻易接触到,尤里只能用意识体凝聚成现实中接触过的棒球棍。

 

  对“Eros”的敬仰,在发现他也是Omega后,尤里难免将自身和他对比。胜生勇利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Alpha都能轻易打败,而尤里用着手里的棒球棍也能打倒几个Alpha,但光武器这点上就有了巨大的差距。

 

  “没有。没有。”勇利摆手安慰尤里:“尤里非常厉害,能凝结出武器,一般的Omega在你这个年龄只能凝结出盾牌。”

 

  完全没意识到戳中尤里的爆点就是在武器这个点上,非但没劝尤里冷静下来,对方反而更是一脸要走过来打勇利的样子。

 

  眼看尤里再走几步路就到了眼前,挥着的棒球棍只要勇利不躲,肯定会达到他的身上,勇利背后滑下一滴冷汗,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尤里才好。

 

  一步走到他面前的是维克托,直接把勇利挡在了身后,维克托微微眯眼就在尤里挥着棒球棍的时候用手握住了他挥舞着的棒球棍。

 

 “喂!该死,可恶,放开!”

 

  维克托一只手就握住了尤里的棒球棒,任由尤里怎么抽都无法抽出。


  “尤里。”他虽依然笑着,但靠近尤里的脸上摆明了威胁的气势。“我希望你懂得尊敬老师,退一万步就算勇利不是你的老师,你也得学会尊敬他。毕竟他之后可能成为你的长辈。嗯?”

 

  “维克托,你以为你一定追的到他么?”尤里和维克托的关系很好,两家没有血缘关系,但因为生意上的往来,早在前几代就有了深交。维克托论辈分比尤里大了一辈,但尤里更多的把他定位成实力强大的表哥。

 

  “这点你就不用操心了。”

 

  尤里不放手,维克托也就不放手,僵持了片刻后,尤里自己放下了手。“切,无聊。”看了眼被维克托挡在身后的勇利,尤里开口:“喂,你真的要嫁给这家伙么?”

 

  


评论(53)

热度(880)